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汽车

北京摇号十年,从“连夜买车”到“连夜卖车”

2020年12月25日08:39 | 来源:中新经纬
小字号

  12月,北京车市突然火了。

  北京多个二手车交易市场出现了排队几公里等待过户的现象。为了应对长时间的等待,“加满油+矿泉水+方便面”成为这一批过户车主们必备的“物资”。

  据了解,即将到来的2021年1月1日成为个人名下拥有京城多号牌人员的“最后期限”。12月7日,经过近半年的意见收集和调查研究,修订后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与《实施细则》正式发布。其中,最大变化在于一个人名下只能有一个指标(车牌号),如果名下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指标且身边没有符合条件转让的直系亲属,那么多余的车牌就会在车辆报废时一同收回。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来说,找出一两个直系亲属过户号牌还是相对容易的。但对于外地户籍人员来说,几乎不存在转让给亲属的可能。

  北京市交通委在回复北京小客车指标调控新政时表示:“1人名下拥有多辆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车辆更新时可以选择其中1辆申请更新指标,其余车辆不予办理更新指标,但允许车主向其名下没有本市登记小客车的配偶、子女、父母转移登记多余的车辆,受让方无需指标证明文件,配偶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一年;子女和父母要符合‘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亲属关系存续期满一年的条件。”

  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限”,许多车主不得不抢在新政实施前卖掉旧车、购入新车,来延长指标的使用年限。不过,尽管卖车紧迫,但出售车辆后申请更新指标无时限,元旦前不必扎堆买新车。

  被搅动的二手车市场

  十年前“连夜买车”搭上了政策末班车的于先生,在十年后的连夜排队卖掉了那辆十年车龄的轿车。

  “终于妥了。价格比预期低,不过这都是次要的。能顺顺利利办完过户已经非常满意了。”于先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北京市机动车是从2011年开始实行摇号的。在2011年北京施行摇号政策前,于先生也曾像如今这般排队——只是当年是排队买车。

  “当时只是想在政策实施前为家庭多购入一辆汽车。”十年后,于先生离异、子女尚未成年且父母并不具备北京购车资格。由于其名下的两个车牌没有合适的过户对象,为了延长名下车辆的使用年限,于先生选择了连夜排队卖车。

  据了解,为了赶在1月1日前成功将号牌过户出去,北京花乡二手车市场全员上岗,还延长了营业时间,但等待过户的车辆还是排到了四环路;在北京各大二手车交易市场,几乎都出现了类似情景。

  在排队车流中,于先生只是非常普通的一员。其中更是不乏名下十几个指标的“隐形富豪”。他们有的是曾经嗅到政策走向,囤积号牌通过“出租”获利的“精明人士”;有的是曾经在京做生意的人,尽管至今没有户籍,但却拥有多辆京牌汽车。只是,面对新政,他们除了将名下号牌转让或更新,谁也没有更好的方法来应对。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汽车市场分会苏晖介绍,在政策正式出台前就已经有消息流出,而京城二手车市场从11月就已经活跃了起来。“二手车市场入库车辆猛增,形成少有的库存量大涨,目前这一状况仍在延续。”这也意味着,如果你近期打算购买一辆二手车,目前或许就是最好的时候。

  不过对于二手车商来说,新政的实施也让其未来的经营更为艰难。苏晖表示:“二手车交易企业要么当时自己有几个指标,要么就是四处借用,因为收购二手车转手再卖这个时间段,上一任车主一定要更新指标,所以收购二手车一定要过户到其他人名下才可以腾退指标不影响客户购买新车。这次新政策,一人名下只能一个指标,这将导致不少人手里用于二手车周转的指标无法再次更新,有的人准备买个车租出去,还有不少人干脆就准备退出这一行了,因为太难了。”

  新车市场:豪华车的狂欢

  相较于车主急于腾挪指标,二手车市场火热过户的场景,北京新车市场更多则是为豪华品牌带来利好。

  对于腾挪指标的车主们来说,如果政策没有新的变化,他们更新后的车辆连同指标将一直开到报废。因此,在置换时也更偏向定位更为高端、质量更为稳定的品牌。与此同时,有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居民名下能够拥有多个指标,大多是十年之前获得的。而这些人大多已经拥有一定财富积累,因此置换更新时也偏向于豪华品牌。”

  “近期置换需求的客户确实有明显增加。”有奔驰4S店销售经理表示,其所在门店“目前基本没什么现车。”包括宝马、保时捷等4S店也均表示近期客流增加,其中包括部分置换需求的客户。

  相比豪华品牌,多家合资品牌经销商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此类置换客户有增加,但数量并不如预期明显。”广汽本田(航天店)赵经理表示:“店里目前现车不多。年底本来就是销售旺季,购车客户比较多,加上北京新政,促进了一部分客户置换车辆,所以目前店里库存消化的比较快。”

  而大部分自主品牌经销商则表示,本月到店客户与以往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在这场政策拉动的市场狂欢中,定位相对低端的自主品牌几乎没有享受到红利。而在十年前摇号政策实施之前,排队买车的情形在自主品牌及合资品牌经销商处则更为明显。

  在北京,一些人十年前买车,是为了一个北京指标,十年后卖车,也是为了保住这个指标。当然,政策每一次调整的初衷都是为了公平。如此次政策在限制一人名下只能有一个指标的同时,也增加了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

(责编:鄂智超、连品洁)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