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补贴首设价格门槛,为何会将30万元定为上限

任慧娟

2020年04月26日08:52  来源:经济日报
 
原标题:新能源补贴首设价格门槛,为何会将30万元定为上限

  日前,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行业期待已久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终于落地。

  先来看下此次补贴新政要点:

  1、新能源补贴政策从2020年延长至 2022年。2020年补贴标准不退坡,2021-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原则上每年补贴规模上限约200万辆。

  2、2020年,保持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等技术指标不作调整,适度提高新能源汽车整车能耗、纯电动乘用车纯电续驶里程门槛。

  3、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采用“换电模式”产品除外。

  4、4月23日至2020年7月22日为过渡期。过渡期期间,符合2019年技术指标要求但不符合2020年技术指标要求的销售上牌车辆,按照补贴通知对应标准的0.5倍补贴。

  从上述内容来看,此次新政柔中带刚,在缓冲企业压力的同时,又设置了相关红线以引导行业良性发展。当中,“30万元价格补贴上限”是首次设置,消息一出便引发行业广泛关注。

  为何是30万?

  新能源车型诸多,为何会将补贴价格上限定在30万?

  在探讨此问题之前,不妨先来看下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2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下降2.3%和4%,分别占据汽车整体销量的4.8%和4.7%。尤其在当年7月新能源补贴退坡后,一路呈两位数下滑至今。由此反映两个问题:1、新能源购买人群体量较小;2、相关企业对补贴依赖性较大,一旦有所减弱,市场弊端立马显现。为此,在补贴政策完全退出之前,如何保障企业及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成为相关部门考虑重点。

政策,特斯拉,新能源补贴

  图片及数据来源:中汽协

  通常,30万元以上车型被看作是豪华车,尽管购买群体具备一定经济实力,但体量毕竟有限。而政策补贴的最终目的是推动新能源汽车快速普及,在2019年底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要达到25%左右。要实现这一目标,势必得带动更多消费群体,尤其是体量占比较大的大众消费者。

  为此,在财政部对此项新政的解读中指出,“借鉴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等国做法,为避免补贴资金大量流向奢侈消费,综合考虑我国消费者购买力水平、产业发展等因素,此次政策要求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 据了解,在德国新能汽车源补贴政策中,车价超过6万欧元则被视为奢侈消费,不得享受补贴。

  “ 财政补贴资金来源于国家税收,将税收资金反哺于民众,最大限度惠及全社会,让广大群众能够买到高性价比的新能源汽车,加快市场培育,提高市场普及度是现阶段补贴的首要任务。高价位的豪华新能源汽车并不是承载我国新能源汽车普及重任的主体,因此不是现阶段补贴的重点对象。”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王耀在知乎上撰文说道。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亦表示,“30万元补贴价格限制是很好的导向型政策,首先,可以提升补贴效率,补贴主流产品。其次,有利于新能源车提升产品价格竞争力,实现与传统车价格体系并轨。”

  “蛋糕”停止配送,特斯拉们该怎么办?

  从政策规定来看,7月22日补贴过渡期过后,除了蔚来ES6/ES8因采取换电模式继续享受补贴外,其他在售30万以上新能源车型均被停止“蛋糕”配送。如要继续享用,唯有降价。在此方面,风头正盛的特斯拉瞬间被聚焦。

  理想汽车CEO李想在微博中直言,“30万元的门槛估计是为了限制特斯拉而设计的,但是却给了特斯拉降价的理由和必要性。”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亦预判,“年内Model3长续航版会降价到27.75万”。

政策,特斯拉,新能源补贴

  图片来源:李想微博截图

政策,特斯拉,新能源补贴

  图片来源:何小鹏微博截图

  就在各路大咖纷纷揣测特斯拉即将降价之时,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补贴新政发布第二天,这家不按套路出牌的公司竟然来了波逆向涨价。官方信息显示,中国制造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和长续航版售价分别上涨4500元和5000元,补贴后售价为30.355万元和34.405万元。不过,这次涨价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先涨后降”。就在去年上海超级工厂交付首批中国制造Model 3时,特斯拉方面曾透露其国产化率只有30%,预计今年年中将达到70%,年底要到100%。因此,Model 3价格下探还是具有较大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国产特斯拉Model 3自交付以来以破竹之势一路猛涨,即使在疫情冲击下,一季度在华销量依然实现18586辆,并连续3个月位居新能源车市榜首。一旦降价,势必会对20-40万新能源生产企业带来更大压力,尤其对于造车新势力威胁不小。这一点,在上述李想和何小鹏的对外信息中亦有指出。

  除了特斯拉外,30-40万间的其他新能源车型也有可能调整。据梳理,理想ONE、比亚迪唐新能源、腾势X、天际ME7以及即将上市的小鹏P7等均在此价格区间。当中,对于新政,李想已明确表态,“补贴下降部分由理想汽车自己承担,用户到手价不变。”比亚迪唐新能源车型中,只有部分位于30万以上,不过不排除为了缓解竞争压力调整售价的可能。小鹏汽车暂未透漏相关调整信息,公开资料显示,4月27日小鹏P7上市,预售价24-37万元。

  总的来说,面对即将退去的新能源补贴,为平衡企业收益和提升市场竞争力,大多车企即使价格难以降低到30万以下,也会进一步深化降本增效方案。毕竟2年暂缓时间一晃而过, 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最终要经受市场考验。

(责编:胡挹工、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