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飞涨 运价却一降再降 公路货运从业者叫苦不迭

2018年12月03日08:30  来源:人民网-中国汽车报
 
原标题:油价飞涨 运价却一降再降 公路货运从业者叫苦不迭

  “我养车这么多年,头一次碰上油价涨这么快,而且一年内涨了好几次,真的是苦了我们这些跑运输的”、“原油价格涨我就涨,原油对我有影响,原油价格降我不降,我跟原油不一样。今年油价涨得好‘任性’”、“油价如此高,运价也该涨一涨吧,可现实却不随人愿”……

  时间来到年底,按以往的规律来说,这时货运市场已开始进入旺季,无论是物流企业还是散户,他们的日子应该好过一些了。但近日,《中国汽车报》记者在调查走访时,却听到卡友们叫苦不迭,甚至有不少卡车司机已退出了货运行业。细问之下得知,原来司机工资、高速路费、吃住费用等各项成本都在增加,货运物流利润持续摊薄,尤其是今年连续13次的油价上涨,更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涨运费成物流用户最大心声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测中心网站查询可知,今年1月9日当周,全国成品油市场每周批发价格中,柴油价格为6588元/吨。而经过“十三涨七跌一搁浅”之后,到11月5日当周,柴油批发价格达到8042元/吨,比年初上涨了1454元/吨,也就是说,柴油价格每升已上涨超过一元钱。

  一元钱看似是小数目,但对于跑一趟活儿动辄几百上千公里的货运从业者来说,却是一笔不菲的开销。据卡车司机粗略估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单车运输成本每月额外增加了1万多元,“本来跑车利润就在下降,这下更是雪上加霜。”卡车司机说。

  不少卡车司机还在《中国汽车报》的微信平台留言。其中,卡友“大漠孤烟”抱怨道,油价越涨越高,卡车人的路却越走越窄了;卡友“XIAO H”无奈地表示:“这哪里加的是油,加的是卡车司机的血”;卡友“大王来了”更是直言:油价飞涨,运价不涨,货运行业或许在酝酿重新洗牌,拭目以待吧。

  油价节节攀升,终于让货运市场“扛不住”了。前不久,上海、宁波等主要港口地区交通运输协会,纷纷发布了“关于促进集装箱运输行业稳定可持续发展通知”,通知指出鉴于近期油价上涨幅度较大,致使集装箱道路运输成本大幅提高,建议各单位根据自身经营能力,制定合理运价,并争取合同客户的理解和支持。

  紧接着,多家货运公司率先行动,发出运价调整商议函给客户,表明希望在当前运价基础上上调10%的诉求,多家集柜公司也跟着上调运费,包括中通、韵达、圆通、申通在内的快递公司,也在官网发布了快递费用上调的通知。涨运费,成了物流行业的最大心声。

  ■ 运价难涨卡车司机无奈退出

  不难看出,发出运价调整函的多为大型物流企业。那么,在中国物流市场中占较大比例的散户面对油价上涨时,也能如愿提高运价吗?记者采访了多位卡车司机,结果却让人感到有些酸楚。

  黑龙江卡车司机姜日臣表示,最近一个月油价虽然有所回落,但下调的幅度远远赶不上上涨的“节奏”。更值得注意的是,油价回落的是0号柴油,而东北地区进入冬季后则要烧高标号柴油,但高标号柴油的价格现在却是高得离谱。

  “就在这种情况下,运价不但没升,反而还下降了。”姜日臣介绍说,“现在个别从事干线运输的物流公司都相应提高了报价,但对于散户而言,由于缺少议价权,运价反而下调了不少。比如我从黑龙江去山西拉煤,这个月的运价就比上个月下降了25~30元/吨。”

  在姜日臣看来,运价无法上涨与市场激烈的竞争环境有着直接关系。很多卡车司机为尽快还清车贷,低价抢活儿,扰乱市场秩序,造成运价越来越低的恶性循环。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无法得到改善,姜日臣不久前把手里的卡车卖了,去物流公司做起了专职司机。

  与姜日臣有类似处境的,还有广州卡车司机游本超(化名)。记者采访了解到,他已经有十几天没出车了。“一方面,行情不好,活儿少;另一方面,油价真的太高了,年初才5元多,后来超过了7元,虽然现在回落到6.9元,但跑一趟活下来,还是赚不了钱。”游本超介绍说,今年年初他承包了一个工厂的运输业务,每天从顺德到广州拉货,做得还不错,但油价一上涨,每月每辆车要多支出1500元成本,让他很是心累。

  正因如此,游本超在今年5月忍痛卖掉了一辆他的爱车,而剩下的那辆,他也没有信心经营下去了。“车多货少,运价很难涨得上去,所以我决定回老家看看有什么机会。未来不想再开车了,真的太累了。”游本超情绪低落地说。

  ■ 物流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散户的运价难涨,大型物流公司的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好过。

  “现在拉普货的运输公司经营十分困难,而且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如果你跟客户谈涨运费,他们会立刻中止合作,然后再去找运费低的物流公司,像这样的公司市场上一抓一大把。总之一句话:市场竞争太激烈。”河北快驰物流公司负责人刘强(化名)直言不讳地说。

  沈阳万隆华兴物流有限公司车队队长马文彬坦言,尽管油价上涨给企业运营带来极大压力,但他们还是选择内部消化。“不然怎么办?找客户谈涨运费?别开玩笑了,你想都别想,现在根本没听说身边哪家物流企业运价涨了。”他表示。

  “油价上涨,让我们运输成本增加了不少。”马文彬无奈地说,“虽然一升油贵0.1元看不出什么,但我们公司有100辆车,总体算下来,可就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现在跑一趟活儿,本来就赚不了多少钱,燃油支出又不断提升,说实在的,真的快没法跑了,不仅不赚钱,可能还会倒贴一部分。”

  “油价上涨、运价却不断下调的日子确实不太好过,现在公司很多线路都是赔钱的,只能用挣钱的线路‘贴补’来维持平衡。”内蒙古从事煤炭运输的刘文强表示,公司规模做大了以后,很多订单都是为了维护品牌信誉和市场占有率,硬着头皮干的。“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为讲诚信只能接单,可现在油价那么高,根本没法跑。”他郁闷地说。(郝文丽)

(责编:王晴、胡挹工)

推荐阅读

商业车险费率改革进一步深化保监会日前再次扩大保险公司自主定价权,下调费率浮动系数下限,降低车险费率水平,减轻消费者保费负担。
【详细】
人民网汽车|独家|国内新闻|国际新闻

工信部:2025年 若干中国品牌汽车企业产销量进入世界前十我国汽车产量仍将保持平稳增长,预计2020年将达到3000万辆左右、2025年将达到3500万辆左右。
【详细】
人民网汽车|独家|国内新闻|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