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交通肇事司机已上诉 认为量刑过重--汽车--人民网
人民网

长安街交通肇事司机已上诉 认为量刑过重

2011年06月01日08:2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推荐阅读===

·降价信息 ·汽车导购 ·美艳车模

-车价急转 一触即发的大规模车市终端价格战 -日系车荒才刚刚开始 之后三个月将货源紧张
-宝丰县领导开套牌车怒骂交警:承认行为失当 -路桥收费再现暴利:百公里公路养活400多人
-京通快速冰火两重天 公交车痛快私家车堵心 -上周:迈腾/致胜/昊锐再降价 30款给力热车
-的哥坐视少女车内遭强暴被判强奸罪获刑2年 -韩风性感正当劲 美到让人爆血管的韩范车模

  昨日,“长安街英菲尼迪车祸案”被告人陈家的辩护人证实,陈家认为量刑过重,已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上诉。

  此前,陈家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附带民事赔偿366万余元。

  律师对一审罪名提异议

  2010年5月9日5时36分许,陈家酒后、超速驾驶英菲尼迪小轿车,在朝阳区永安里路口违反交通信号,撞上等候交通信号放行的菲亚特轿车,继而又撞向正常行驶的639路公交车。事故造成菲亚特车主陈伟宁及一6岁女儿珠珠死亡、陈的妻子王辉重伤,公交车乘客刘先生软组织挫伤。

  5月20日,陈家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附带民事赔偿366万余元。

  陈家认为量刑过重,提出上诉。陈家的辩护人陆骏峰认为,陈家应当被认定交通肇事罪,而非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陈家婚房已找到买主

  针对366万民事赔偿,被告人和被害人两方均证实,陈家一方前期已通过借款支付了近200万元,余款将以卖房子的钱来偿还。

  陆骏峰称,陈家的婚房已找好买主,预计能卖230多万,刨除未还完银行的60万贷款外,正好可以支付附带民事赔偿的剩余部分。

  另据被害人王辉的律师透露,王辉近日将启程前往香港做神经移植手术,康复费用难以评估,而她目前所有的开销都来自捐助和朋友帮忙。

  王辉在微博上最新留言是在5月22日,她写道“朋友们对灰灰(王辉)和珍珍(王辉之女)发自内心真诚的鼓励和支持,温暖着我们。我会记得不要遗忘了我实在拥有的一切”。

  ■ 对话

  今天,陈家的25岁妻子谢丹将前往上海参加舞蹈比赛,担心被曝光后难以再接活跳舞,昨天曾想拒绝采访和拍照。陈家案发后,她决定卖掉婚房,赔偿受害者。

  “那么座山,慢慢克服吧”

  谈家庭 想起特别温馨

  新京报:你和陈家怎么结识的?

  谢丹(简称谢):2006年因演出他来北京当舞蹈员,演完了他决定留在北京,我们因工作认识了。

  新京报:他是怎样的人?

  谢:对工作认真负责,要求很高,完成得也很好。

  新京报:你们的生活很幸福吧?

  谢:开开心心跳舞呗,就是不稳定。结婚后,想有一个舞蹈工作室,但一直没法成立。生活上,他都挺照顾我,他去工作,我要是不工作,就在家整理、做饭,等他回来吃。现在能想起来的都是特别平静、温馨。

  新京报:经济状况如何?

  谢:反正不用愁了,那时他一个月能收入两万多吧。

  谈判决 结果没有想到

  新京报:你是怎么知道出事的?

  谢:我在外地演出。7月9日11点左右,交通队电话说他出了交通事故,问我他在哪。

  新京报:你见过他吗?

  谢:第二天在交通队,他坐在一个屋子里,戴着手铐,见我第一句话就说“对不起”,后来被带上车去看守所。

  新京报:赔了这么多钱,他还是被判了无期。

  谢:这个结果之前根本没有想到,想最坏可能15年……判他那么重,我听完,整个人蒙了、傻掉了、脑袋是空白的。看他穿号服和平时穿舞蹈服……很难受。

  新京报:宣判后你恨他吗?

  谢:心情不好时也埋怨。现在不知道想对他说什么,反正就是想把眼前的这些能做一样是一样,不管是对他也好,对王辉姐也好。

  谈伤者 王辉很好很善良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见过王辉?

  谢:从交通队出来我就去了医院。陈伟宁的大姐在旁边,她特伤心,让我们赶紧走,不想跟我们说话。他们家什么态度我都能理解,好在他们没有。

  见到王辉,一个那么大的伤,那种身体的伤痛……她还是能站在我的角度来理解我,给我加油,她真的很好,很善良!有时候去看她,我们就聊天、加油……反正以前那么座山,慢慢克服吧。

  新京报:她说恨陈家吗?

  谢:没有,我觉得人家想要去过之后的生活、想要坚强一点,我知道她心里很难过。

  谈卖房 谋求轻判丈夫

  新京报:律师说你正在积极卖房筹钱,并且希望能在二审前完成,从而谋求从轻、减轻?

  谢:嗯,但卖这个房子很麻烦,因为之前查封了,所以又要公证、又要签委托书,到现在也没完全弄完。

  新京报:为什么下决定把婚房卖掉的?

  谢:那怎么办?医院要费用,还想着赔偿,不卖哪来钱?

  谈自己 顺其自然

  新京报:房子卖了之后,你住在哪里?

  谢:和朋友一起。陈家平时送我的东西都带出来了,什么家具都没有拿。

  新京报:陈家判无期,你一个人怎么办?

  谢:再说吧,顺其自然喽。先把眼前的做了,现在跟律师谈得最多的还是案子,有时也会给对方加加油。

  新京报:你还等他吗?

  谢:这些东西(提高嗓门),其实没想那么远。

  新京报: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谢:之前不是不愿意。刚发生事情时,所有人的心都是在王辉姐身上,毕竟我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说什么都不是那么回事,就不要说好了,就去做。(张媛)
(责任编辑:窦明)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 车市聚焦
  • 精彩博客
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